<strike id="xjjvr"></strike>

    <dl id="xjjvr"><span id="xjjvr"></span></dl>

<video id="xjjvr"><track id="xjjvr"></track></video>

<track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/menuitem></track>

    <dfn id="xjjvr"><address id="xjjvr"></address></dfn>
    <address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th id="xjjvr"></th></menuite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jjvr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xjjvr"><meter id="xjjvr"><progress id="xjjvr"></progress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印度的新夢想:做手機制造大國

                  2020-12-22 14:44:33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周報特約評論員 陶短房

                  “印度制造”的iPhone12或不會如期上市。

                  12月19日,蘋果公司對其代工企業緯創(Wistron)發出“最后通牒”,稱在印度工廠問題得到解決之前,不會再向緯創下新訂單。初步審計結果顯示,緯創違反了蘋果的“供應商行為準則”,沒有實施適當的工時管理流程,導致延遲了部分員工10月和11月的工資發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就在4天前,印度聯邦通訊部長普拉薩德(Ravi Shankar Prasad)才剛剛發出豪言壯語,誓言讓印度成為全球電子數碼產品的制造王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普拉薩德稱,印度的目標是在未來5年內生產10億部手機(其中大部分為數碼手機)、5000萬部電視機、5000萬部IT設備(包括筆記本電腦、平板電腦等),“這就是我們對未來5年印度電子數碼產品制造業的愿景”。他還表示,當前印度4G運行良好,5G試驗即將全面鋪開,希望在未來5年將印度數碼經濟的規模擴大至1萬億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番豪言壯語是建立在2020年印度手機出口創紀錄的好數據基礎上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根據研究公司TechArc的數據,自2020年1月至2020年9月,印度總共創紀錄出口1280萬部手機,其中1090萬部是智能手機。TechArc創始人兼首席分析師卡沃薩(Faisal Kawoosa)表示,印度2020年手機出口至全球24個國家和地區,其中排名前五位的為阿聯酋、美國、俄羅斯、南非和意大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受到鼓舞的遠不止普拉薩德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同一天,印度總理莫迪(Narendra Modi)對印度電信行業領導人喊出“共同努力、確保及時推出5G技術,使印度成為電信設備、設計、開發、制造業全球樞紐”的響亮口號。

                  行業協會也是如此。印度手機和電子協會(ICEA)稱,至2025年,印度有望將其筆記本電腦和平板電腦生產能力擴大至1000億美元,創造50萬個新的就業機會,累計創匯750億美元,吸引外資10億美元以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印度把“2025年電子數碼產業全球制造業王國和產業鏈樞紐”的口號喊得響亮,是會創造令人刮目相看的“印度奇跡”,還是潮水退后留下的希望?

                  許多觀察家指出,印度不同權威機構在給出大體相同的時間節點,但卻拿出大相徑庭的預測數據。

                  ICEA的《2019年度國家電子政策》(NPE)曾給出一組數據:2025年電子數碼產品制造業營業額將達4000億美元,其中1900億美元為手機產業所創造。但幾個月后,同樣出自ICEA的另一個團隊給出不同的預測報告:2025年筆記本電腦和平板電腦累計產能達1000億美元。前一個口徑的的產能,僅是普拉薩德口徑的1/10;而后一個口徑的產能,甚至只有前者的一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安永和ICEA聯合出具的前景展望更是指出,2025年印度在筆記本和平板電腦領域占據全球市場份額的26%。而2020年,印度在這個領域所占的全球市場份額,只是區區1%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印度之所以信心滿滿,除了是相信跨國企業會在部分國家干預下,將其代工企業產能從中國轉移到印度,印度將以“更好的國際環境”、“更低的成本”鞏固自己在這一領域的地位。此外,還對自身出臺的政策扶植充滿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莫迪政府近期宣布的生產關聯激勵(PLI)計劃已獲得全球16家電子數碼企業(其中包括10個手機制造商)的支持,被認為是進一步加強印度在全球移動通信產品市場中的地位,迅速成長為移動通信設備的全球生產中心。前述安永/ICEA聯合展望坦言,實現報告中所提及產能擴張愿景的先決條件,是印度政府強有力的市場干預措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這真的靠得住么?

                  觀察家指出,印度聯邦和各州投資、招商政策朝令夕改,社會間存在嚴重的民粹主義、反全球化和反市場開放情緒,莫迪所屬的印度人民黨是經典的民粹主義政黨,他還要不時打民粹牌吸引選票。這無疑將令原本就不穩定的外企、外資營商環境,變得更加不穩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7年,蘋果高調推動多家代工企業向印度轉移產能,包括前述的緯創資通。該企業在短短兩三年布局三家工廠,為蘋果、聯想、微軟等多個品牌生產電子數碼產品。但當地工會、工人和代工乃至國際品牌間的矛盾很快就凸顯。12月11日,員工收到久違的工資后卻發現“縮水”,最終導致打砸工廠事件發生,令興致勃勃的蘋果、自信滿滿的緯創資通,以及躊躇滿志的政府三方,不約而同陷入尷尬和進退兩難境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問題不僅出在國際品牌和代工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缺乏國際國內市場普遍認同的自主品牌,甚至強大的代工企業也是“舶來品”,這是印度電子數碼制造業的致命硬傷。2014年合計占據印度國內市場43%份額的本土四大品牌Lava、Intex、Karbonn和Micromax,如今已守不住10%的“紅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出口市場更是如此。TechArc口徑顯示,2020年1-9月印度出口手機品牌前五位中僅Lava一個印度品牌(出口量第三),其余四個(三星、小米、Vivo、溢價)都是海外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將品牌營銷視作電子數碼制造業的“肥肉”,則代工則只能算作“骨頭”。印度實際掌握的既不是品牌,也不是代工,只是代工企業控制下的生產線,那充其量可歸入“骨頭湯”之列。即使產能真的成為世界第一,“產業樞紐”又從何說起?
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疫情肆虐,印度二季度手機出貨量從一季度的740萬部銳減至120萬部。盡管三季度恢復至420萬部,但隨著二輪疫情愈演愈烈,形勢仍然不明朗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蘋果印度工廠打砸事件已表明,當勞資雙方利益底線相差太遠時,莫迪政府既要民粹選票、又要外商投資,恐難做到這種“兩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具諷刺意義的是,許多行家指出,印度低端智能手機的熱銷,實際上是其通信市場基礎設施建設滯后的無奈市場反應——因為固話和有線網絡終端供不應求,許多農村家庭不得不用移動電話和流量上網“窮湊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許通過努力,印度在電子數碼制造業方面的努力成果會比其他產業多一些,但也僅此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上的內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及音視頻),除轉載外,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,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:chiding@time-weekly.com

                  掃碼分享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综合在线 亚欧有色51色 综合欧美亚洲色偷拍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