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xjjvr"></strike>

    <dl id="xjjvr"><span id="xjjvr"></span></dl>

<video id="xjjvr"><track id="xjjvr"></track></video>

<track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/menuitem></track>

    <dfn id="xjjvr"><address id="xjjvr"></address></dfn>
    <address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th id="xjjvr"></th></menuite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jjvr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xjjvr"><meter id="xjjvr"><progress id="xjjvr"></progress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直擊|庭審結束,勞榮枝失聲痛哭:“可以說我不優秀,但不能說我不善良”

                  2020-12-22 19:42:59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 陳佳慧 鄧宇晨 發自南昌

                  12月22日下午5點半左右,勞榮枝涉嫌故意殺人、綁架、搶劫罪一案,經2天公開開庭審理后宣布休庭,將另行擇期宣判。勞榮枝被押回看守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庭審中,公訴機關出示了相關證據,被告人勞榮枝及其辯護人進行了質證,控辯雙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發表了意見;附帶民事原告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向法庭出示了相關證據,勞榮枝及其附帶民事訴訟代理人發表了意見;勞榮枝、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進行了最后陳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最后陳述中,勞榮枝表示對不起,“向受害者家屬表示哀悼和深切的同情,說這句對不起,遲到了二十年”。說完,勞榮枝情緒失控,失聲痛哭,并稱:“可以說我不優秀,但不能說我不善良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庭審最后,勞榮枝請求法庭“給我一個贖罪的機會,讓我回饋社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被告人及被害人親屬、媒體記者及社會各界人士等旁聽了庭審。

                  1206773652.jpg

                  辯護人:請法庭依法從寬處理

                  下午首先進行的是刑事辯論環節。辯護人稱,7條命案中,勞榮枝是從屬地位,是附屬地位,是脅從犯,“只構成搶劫罪和綁架罪的故意,沒有殺人的故意,請法庭依法從寬處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辯護人逐一舉例:南昌案里,法子英與勞榮枝的供述都是,她反復問過法子英人質怎么樣了?法子英回答說,人放了;溫州案中,法子英看到房東帶著歐米伽的手表,臨時起意犯案——“南昌與溫州案,不存在勞榮枝明知卻放任的情況”,辯護人總結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合肥案中,辯護人稱,沒有證據證明,法子英曾對勞榮枝說“下去找個人上來”。法子英把陸忠明帶上來后,陸忠明要跑,法子英才臨時起意殺了陸忠明。至于殷建華,勞榮枝只知道陸忠明被殺害,離開案發地時,并不知道殷建華被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常州案,2020年1月3日才立案。此前法子英曾供述過此案,但因當事人未報案,公安機關也未立案,目前已過20年追訴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訴人:勞榮枝有殺死殷建華自保的動機

                  辯護人結束陳述后,公訴人稱,合肥案中,勞榮枝與法子英是共同犯罪,系主犯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9年7月24日,法子英歸案后,編造了一個多人共同綁架的故事,給勞榮枝創造逃跑時間。同年7月28日,房東發現陸忠明和殷建華尸體并報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7月29日,據法子英的三次供述:7月22日下午,法子英去找陸忠明,叮囑勞榮枝說,如果殷建華叫,就把他殺死;7月22日晚,法子英出門去見殷建華老婆,又對勞榮枝說,如果晚上十一點前不回來,就用鐵絲擰死殷建華;7月29日上午八點半,法子英去找殷建華老婆拿錢,走前對勞榮枝說,如果12點沒回來,就殺了殷建華,替自己報仇。

                  7月23日早上八點半,法子英讓殷建華寫了第三張字條,證明法子英離開時,殷建華還活著。法子英被捕時問他的律師,合肥死了幾個人?律師說2個,你有什么想說的嗎?法子英說,不想說了。此前,勞榮枝辯稱自己在7月22晚離開,但勞榮枝的辯解是不成立的。公訴人解釋,“法子英23日早上八點半離開,11點半被捕,勞榮枝在逃跑前,有殺死殷建華自保的動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勞榮枝則堅稱自己沒有拿鐵絲去綁殷建華,“只拿繩子去綁了他的手和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訴人說,勞榮枝和法子英在安徽蕪湖和重慶都有“大本營”和“安全屋“,而且躲了20年,說明勞榮枝的反偵察能力很強。對此,勞榮枝說自己從來不講謊話,但這二十多年,確實沒有人知道她是什么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公訴人又稱,勞榮枝被捕后,前后共有48份供述,“說明她并不配合經辦調查,且對關鍵問題躲閃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537140034.jpg

                  朱大紅代理律師劉靜潔:不接受調解

                  民事辯論環節中,朱大紅的代理律師劉靜潔表示,勞榮枝伙同法子英共同犯罪,應由兩人共同進行賠償。由于法子英沒有有效財產,朱大紅并未在法子英案中得到賠償。劉靜潔認為,勞榮枝具有“高超的反偵查意識,強大的心理素質和非凡的表演才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在你養了兩條狗,追求高品質生活的時候,有沒有想過受害者的家庭正掙扎在貧困線邊緣?”劉靜潔問。朱大紅家里至今仍有幾十萬元外債,三個孩子完成義務教育后,都因經濟困難,無法繼續上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說自己不屑于犯罪,不屑于獲得不義之財,可是你跟法子英搶劫來的錢財,最后不都是自己享用的嗎?”劉靜潔再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后,劉靜潔表示,相比于勞榮枝帶給小木匠一家的傷害,針對此前勞榮枝所說“愿意賠償被害人家屬,但自己只有3萬元存款”,劉靜潔回應:”三萬元僅是杯水車薪。因此,我希望被告拿出更多的錢進行賠償,以表示自己真正的悔罪態度,告慰亡靈,安撫死者。更不能因為沒有財產就免除賠償風險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勞榮枝表示,自己的生存能力不是很強,能力有限,沒有足夠的錢進行賠償,“對不起,我會盡我所能進行賠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,5:20左右,民事賠償的原告,小木匠的妻子朱大紅悄然離席。當審判長向原告及代理人詢問是否接受調解時,代理律師劉靜潔搖頭,表示不愿接受調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道歉”遲到了20年“

                  在最后陳述環節,勞榮枝從口袋里拿出了幾頁紙,準備進行發言。審判長打斷了她,“能不能不要念?”勞榮枝解釋自己文化素質不高,這些內容都是自己口述的。審判長同意她繼續念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勞榮枝首先對受害者家屬進行了道歉。稱自己的道歉是“遲到了20年”,“我對受害者家屬表示哀悼和深切的同情,希望他們安息?!薄拔页姓J自己有罪,我也愿意贖罪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勞榮枝稱,“這段經歷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,我不敢想任何人求助,也一次次放棄了投案自首的機會。1999年,我才24歲,我對生活充滿向往,同時我內心也很恐懼,我害怕面對,所以我選擇獨自逃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到這里,勞榮枝再次向受害者家屬道歉,“對不起,雖然現在說這些于事無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勞榮枝稱,2010年,自己36歲,得了宮頸癌。2019年歸案后,一直心灰意冷。她在被捕歸案的時候感覺得到了救贖,之前一直不敢向所有人訴說自己的經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說完這句話,勞榮枝情緒激動,泣不成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提及父母時,勞榮枝再次泣不成聲?!?005年,我的父親去世,我沒有盡孝。如今母親已80歲,也從來沒有贍養過。我在家只做過兩頓飯,一頓飯魚沒有煎,另外一頓米沒有放水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勞榮枝說,自己想做不同的行業。最后被抓捕時,她正在男朋友開的表行做銷售?!拔医洺?、3點不舍得睡覺,因為我總是怕我沒有第二天了。所以我熱愛每一個生命,善待朋友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上的內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及音視頻),除轉載外,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,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:chiding@time-weekly.com

                  掃碼分享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综合在线 亚欧有色51色 综合欧美亚洲色偷拍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