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xjjvr"></strike>

    <dl id="xjjvr"><span id="xjjvr"></span></dl>

<video id="xjjvr"><track id="xjjvr"></track></video>

<track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/menuitem></track>

    <dfn id="xjjvr"><address id="xjjvr"></address></dfn>
    <address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th id="xjjvr"></th></menuite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jjvr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xjjvr"><meter id="xjjvr"><progress id="xjjvr"></progress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之下的倫敦:圣誕節泡湯了,還有英超和啤酒

                  2020-12-25 16:05:26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 馬妮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后的倫敦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大肆搶購、火車站堆滿了民眾、逃離倫敦。據媒體報道,進入4級警戒的倫敦似乎亂成一鍋粥:民眾當天搶購花掉17億英鎊、倫敦火車站一夜逃走30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實際上,以上這些數字,有多少是因為圣誕節臨近,有多少是因為新的疫情而導致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據駐倫敦資深媒體人曹劼觀察,英國許多家庭都有從圣誕節前一周開始休假出門旅游的習慣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12月19日,倫敦火車站就已經人山人海,而且年年如此,并沒有因為疫情有太多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大多數倫敦人來說,生活確有不便,但遠未到“亂成一鍋粥”的程度。用倫敦國家公園主席保羅·德·茲爾瓦的話來說,人們開始想念平時想當然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4級封鎖下,倫敦警察執法的異常嚴厲,原本熱鬧的街道空無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周報記者采訪了3位目前住在倫敦的居民,其中包括一位已工作的市民、一位博士和一位本科留學生,分別住在倫敦北區、CBD和西區,試圖呈現出4級封鎖下的倫敦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覺得“心累”

                  李宸住在倫敦北部,因為疫情,今年以來一直在家辦公。在她看來,封鎖等級提高并沒有特別不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這種封城、開放、封城、開放、封城的循環往復,都習慣了”。言談間頗有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主要感受是心累吧,感覺整個歐洲都挺心累的?!崩铄繁硎?,這一年來去餐廳、商店的次數屈指可數,即便沒有此次封城,倫敦也處于T3級別的限制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Punters-crowd-outside-pubs-HOURS-after-Boris-puts-capital-in-Tier-4-1374933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前8個小時,倫敦市民擠在波多貝羅路趕在封鎖前趕喝最后一攤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16日,英國首相鮑里斯·約翰遜建議所有英國人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和與他人接觸。隨后的4天內,英國所有公共場所和學校被關閉,考試取消。包括酒吧、健身房、電影院以及非必要的商場悉數關閉。6月份,隨著疫情狀況的好轉,學校、商場重新開門,民眾的生活似乎重新步入了正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隨著冬季的到來,疫情狀況又開始發酵,蘇格蘭首相尼古拉·斯特金甚至因此離職。

                  10月31日,鮑里斯約翰遜宣布了新的禁令,非必要商店再次關閉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年總共也沒去過幾次餐廳?!崩铄繁硎?。對于疫情的反復,他表示很無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還好外賣是能夠保證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前6小時2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前6小時,倫敦市民抓緊最后的機會看燈飾、吃小吃

                  從李宸的經歷來看,基本的生活保障沒有問題,只是時間拖的太長,難免會有不滿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之前商場還開門的時候,還能去逛逛街,看看圣誕燈飾?,F在出門就只會去買菜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李宸自中學時代起就是狂熱的球迷,此前封鎖還不嚴重時他還參與了紀念馬拉多納的集會,在現場獻上一束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01225145347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前,李宸前往紀念馬拉多納的集會獻上一束花

                  好在雖然封鎖之下無法前往現場看球,但英超聯賽還會正常舉行,還是能在家里收看直播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一名倫敦市民加布里埃爾原本打算與家人前往摩洛哥過圣誕,但他說:“圣誕節雖然泡湯了,但還好我們仍然有啤酒、可樂、披薩和英超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煩躁的市民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以來反反復復的封禁、解封讓大多數倫敦人的生活安排都被打亂。這也引發了許多不滿與質疑??傮w而言,質疑和不滿分為三個方面:封城的反復與無計劃性、臨近圣誕以及政府信息不透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倫敦市民以賽亞表示:“就不能一次性解決問題嗎?就算不行,約翰遜前幾天才說會有圣誕計劃,突然又封城?“以賽亞原本打算回蘇格蘭與父母一起度過圣誕,但現在他無法離開倫敦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諾曼·芬頓是倫敦瑪麗皇后大學風險管理學資深教授,曾出版130篇學術論文及5本著作,他從數據的角度質疑了政府封城決策的信息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根據芬頓的報告,住院人數占病例的百分比是衡量疫情嚴重性的一個重要標準。而根據這個標準,住院百分比在三個月內一直穩定在7%左右,因此“嚴重度”沒有增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01225145525.png

                  按照這個標準來看,9月份的嚴重性要遠高于12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芬頓的數據來源為政府公布的公開數據。如果芬頓的分析是正確的,那么約翰遜政府的封城決策就得不到支持。如果芬頓的分析不正確,那么約翰遜政府是否在6月份隱瞞了真實數據,以便7月份重新開放經濟?無論如何,數據與決策之間的矛盾已經引發了英國民眾對約翰遜政府的不信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同樣的疑點出現在病死率上,同樣是倫敦政府的官方死亡數據,病死率自3月開始下降,在7月出現最后一個小高峰,隨后穩定在1.8%,近5個月內無太大變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微信圖片_20201225145547.png

                  在約翰遜宣布經濟開放時,恰好是數據顯示倫敦疫情最嚴重時。相反,約翰遜宣布封城的決策同樣也沒有數據支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唯一可能的解釋,只能是此次新冠病毒變異非常嚴重,導致約翰遜政府不得不做出封城的舉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宸同樣表達了對變異病毒的擔憂,她表示,自己和同事都會盡量減少出門。另一名身在倫敦的華人也表示,倫敦政府的行動很“反?!?,這恐怕預示著新的變異病毒不簡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前6小時4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前4小時,圣誕麋鹿已經顯得有些孤單?

                  在家待著

                  歐女士住在倫敦西區,是一名在讀留學生。今年,她申請了全年網課,一直呆在家里。但除了上課之外,歐女士還承擔著研究任務,需要與導師進行溝通,所以沒有選擇盡早回國。在終于結束了一年的課程,準備在圣誕假期回國時,封城無異于當頭一棒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歐女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,為了籌備回國,她前前后后已經花費了5萬元人民幣?!坝喌臇|航的商務艙,據說比較靠譜,加上隔離和核酸檢測一共是4萬左右?!睂τ谶€是學生的歐女士而言,4萬元不是一個小數目。但她表示,管不了這么多了,能飛最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空無一人.jpg

                  臨近封城,街上已經有些空蕩

                  除去落地后的檢測和隔離費用,在英國登機前也需要獲得NHS認證的雙陰性核酸檢測報告。歐女士為這份報告花費了600磅(約合人民幣5400元)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隨著倫敦封城,各國也頒布了針對英國的飛行禁令,歐女士的回家計劃也宣告泡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歐女士表示,她在倫敦認識的同學已經全部回到了自己的國家。自己周邊的餐廳早已經不開門,有些是因為疫情的封鎖不開,而有些自上一次封城后,就再也沒開過門。歐女士自己盡量不出門,買菜基本靠每周一次的采購和華人超市配送。據她說,華人超市的服務是最好的,基本會提供送貨上門服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baker street station 空蕩蕩.jpg

                  封城后倫敦CBD的貝克街地鐵站,原本擁擠的站臺只剩一名工作人員

                  劉先生則是一名在讀博士生,居住在倫敦市中心寸土寸地之地,緊鄰國王十字車站。他表示自己只需要在家和導師通過zoom開個會,其余時間做研究寫論文即可,但他表示,同校的本科生和研究生確實很受影響。小組作業溝通受限,所有的社會實踐活動都無法展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居住在學校提供的宿舍的劉先生可以在飯堂解決一日三餐,但許多研究生都需要在外租房。學校改為網上授課后,如果房子租的地段不好,吃飯只能靠自己做。在封城前,劉先生同校的英國學生大多搶購了衛生紙和礦泉水,中國學生則都在唐人街的超市補充了午餐肉和方便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關于圣誕計劃,劉先生說:“在家待著唄,也沒別的事情可干了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上的內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及音視頻),除轉載外,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,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:chiding@time-weekly.com

                  掃碼分享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综合在线 亚欧有色51色 综合欧美亚洲色偷拍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