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trike id="xjjvr"></strike>

    <dl id="xjjvr"><span id="xjjvr"></span></dl>

<video id="xjjvr"><track id="xjjvr"></track></video>

<track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/menuitem></track>

    <dfn id="xjjvr"><address id="xjjvr"></address></dfn>
    <address id="xjjvr"><menuitem id="xjjvr"><th id="xjjvr"></th></menuite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xjjvr"></sub>
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xjjvr"><meter id="xjjvr"><progress id="xjjvr"></progress></meter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倍輕松股權轉讓作價差異大,銷售費用率兩倍于同行,前五大供應商現個體戶

                  鄭少娜
                  2020-12-25 17:52:51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商學院研究員 鄭少娜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家沖刺科創板的企業,深圳市倍輕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倍輕松”)將自身定位為“技術驅動型的創新科技公司”,但實際上卻將營銷放在第一位,銷售費用率兩倍于同行,且7倍于自身研發費用率,這樣的企業技術 “成色”有多大呢?

                  12月16日,上交所科創板官網顯示,倍輕松通過首發上會,該公司的主要產品為智能便攜按摩器,自主品牌包括“breo”和“倍輕松”系列產品,同時還為其他企業提供ODM定制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時代商學院查閱相關資料發現,近幾年,倍輕松的銷售費用占營業收入的比重近四成,高達同行均值的兩倍,銷售費用嚴重侵蝕凈利潤。此外,倍輕松的原材料生產廠商數量較多,市場供應充足,而該公司卻選擇注冊資本規模較小的供應商,前五大供應商甚至還出現了個體經營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針對上述相關情況,12月22日,時代商學院向倍輕松發函詢問,但截至發稿該公司仍未回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、實控人職高學歷,股權轉讓作價差異大

                  倍輕松成立于2000年,截至招股書簽署日,馬學軍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合計控制倍輕松70.57%的股份,為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,能夠對該公司董事會和股東大會的決議產生控制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馬學軍出生于1971年4月,職高學歷。1993—1996年,馬學軍分別在臺灣富豪食品有限公司、深圳西格瑪銷售中心從事銷售工作;1996—2001年,他在深圳市倍輕松保健用品實業有限公司任董事長兼總經理。隨后,馬學軍創立了現今的倍輕松。

                  招股書顯示,倍輕松的核心技術人員為馬學軍、陳晴、王少華和杜斐,由馬學軍統籌管理研發團隊。而從上述履歷介紹中可以看出,馬學軍僅有職高學歷,并且他此前的從業經歷為銷售和管理崗位,并無相關技術方面的專業經驗,倍輕松將馬學軍認定為核心技術人員似乎不夠審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報告期內,倍輕松的股權轉讓、增資作價差異較大,從30.22元至83.13元不等,定價依據的估值情況存在較大差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資料顯示,2017年5月,倍輕松確認股份支付的公允價格為10.55元;2017年7月,紅土投資以每股30.22元的價格入股;2017年12月,投資者歡樂世紀入股倍輕松,每股價格40.29元;2018年11月,投資者利維喜以每股59.86元的價格入股;2019年5月,投資者利維喜以每股83.13元的價格入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二、銷售費用7倍于研發費用,嚴重侵蝕凈利潤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一家沖刺科創板的企業,招股書中,倍輕松將自身定位為“技術驅動型的創新科技公司”,然而,該公司卻將營銷放在當前發展的第一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招股書顯示,2017—2019年,倍輕松的銷售費用分別為1.29億元、1.83億元和2.87億元,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6.07%、36.01%和41.28%,與成本占收入比重基本接近,而同期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分別為10.76%、11.82%和14.07%??梢?,倍輕松的銷售費用率超過同行均值的兩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高的銷售費用嚴重侵蝕凈利潤。時代商學院計算,2017—2019年,倍輕松三年的凈利潤累計為1.2億元,而銷售費用累計達5.99億元,是當期凈利潤的數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與高額銷售費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倍輕松在研發方面的投入微不足道。招股書顯示,2017—2019年,倍輕松的研發費用分別為1866.14萬元、2557.8萬元和4065.67萬元,占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為5.22%、5.04%和5.86%,相當于銷售費用的七分之一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天眼查顯示,2016年,倍輕松生產不符合強制性標準的“眼部磁療治療器”(型號:iSee360,出廠編號:21504015249),違反了《醫療器械監督管理條例》第六條第一款,被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罰款3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月8日,國家知識產權局宣告倍輕松擁有的專利號為201410550581.6、名稱為眼部按摩器的發明專利部分無效。該公司不服上述決定,于2020年3月26日以國家知識產權局為被告,向法院提起訴訟。截至目前,該案件尚未作出判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次IPO,倍輕松擬募資4.97億元,其中2.79億元用于營銷網絡建設項目,將在全國各地新設248家直營門店。倍輕松的直營門店除直接銷售產品外,還承接客戶產品體驗、線上渠道導流、品牌推廣等功能,門店租賃費用較高,柜臺及裝修投資較大,整體運營成本較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“銷售渠道線上化”的發展趨勢下,倍輕松不惜花費重金打造眾多的線下直營門店,逆勢而為,究竟會否竹籃打水一場空仍未可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、主要供應商規模小,第一大供應商曾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

                  報告期內,倍輕松采購的原材料包括電子元器件、塑膠件及成品等,該等類型的原材料生產廠商數量較多,市場供應充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倍輕松的前五大供應商包括多個注冊資本規模較小的供應商,其中東莞市橋頭俊瑩玩具制品廠(以下簡稱“橋頭俊瑩”)為個體經營戶,深圳市凌鑫電子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凌鑫電子”)、蘇州工業園區博友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東僅1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招股書顯示,2017—2019年,倍輕松對凌鑫電子的采購金額分別為1488.6萬元、2966.75萬元和2983.88萬元,占各期采購總額的比例分別為9.04%、12.54%和9.88%,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,凌鑫電子分別位居倍輕松的第二、第一和第一大供應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天眼查顯示,橋頭俊瑩成立于2010年12月,注冊資本為1.5萬元,企業類型為個體工商戶。此外,凌鑫電子成立于2006年8月,注冊資本為150萬元,實繳資本為0萬元。2015年和2016年,凌鑫電子均被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嚴正聲明】本文(報告)基于已公開的資料信息撰寫,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。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,未經時代商學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及其他公眾平臺不得引用、復制、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內容。獲得授權轉載,仍須注明出處。(聯系郵箱:sdshangxueyuan@sina.com)

                  本網站上的內容(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圖片及音視頻),除轉載外,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 方式使用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轉載使用,請聯系本網站丁先生:chiding@time-weekly.com

                  掃碼分享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欧美国产综合在线 亚欧有色51色 综合欧美亚洲色偷拍区